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农业离不开化肥了?

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农业离不开化肥了?

近些年来,「怀旧」主题在各个年龄层都十分热闹,儿时的玩过的游戏,孩时吃过的美食(www.sb51.cn)。生活中,人们更意愿去体验「返璞归真」的生活,农家乐也曾掀起过一波热潮,然而人们再次坐在炉火旁吃起本该是「田园」味道的蔬菜时,却发现再也找不到之前的味道了。

而这其中影响不外乎化肥的过度使用。

随着社会发展,人们嗅探商机的敏锐性一年比一年强,只要蔬果能够提前上市,就能获得更高的利润,对此,农户只能更多的施用催熟剂,农作物也自然而然的少了味道。

截止目前,我国施用化肥已经有数十年的历史,不可否认的是,化肥曾为人类粮食增产起到了巨大的推动作用,更是支撑我国「用世界7%的耕地养活世界22%人口」最重要的力量。但同时又不可忽视自从有了化肥和农药,只要作物长得不好,便向田里施了肥,作物生了虫,便向地里喷上药。据中国科学网报道:我国农作物亩均化肥21.9公斤,远高于世界平均水平(每亩8公斤),是美国的2.6倍,欧盟的2.5倍,化肥过量施用、盲目施用等问题,带来了成本的增加和环境的污染。科学使用化肥迫在眉睫!

总的来说,化肥的使用在一定阶段内满足了人类对粮食的迫切需求,使得「饥饿的苏丹」不再重演,然而化肥出现并迅速推广到全世界的背后隐藏着美国基金会控制世界农业的狼子野心。

美国基金会

对于我国来说,我们有着上下五千年的历史,在道德、文化、美食方面积累甚多,然而对于一些新兴事物的认知远远不如发达国家,甚至普通人都难以理解,基金会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仅仅认为它不过是有钱人做慈善的一个工具。虽说人性本善,但谁会把自己辛辛苦苦赚得的钱白白扔出去,要说没私心是假的,或为名、或为利。

以比尔和梅琳达·盖茨基金会为例,成立于2000年的盖茨基金会,一举超过卡耐基、洛克菲勒、福特等老牌基金会,成为全球的慈善基金会,基金规模高达1500亿美元。与我们常人不同,钱能帮助我们实现我们个人对物质的欲望,盖茨基金会则是帮助比尔·盖茨把他的钱作为工具来发挥其的影响力。2009年,盖茨和洛克华菲家族的族人发出联名信,邀请志同道合的超级富豪进行慈善事业,参会的超级富豪还给出了一项「死前,至少捐助一半资产」的承诺。

当然,这个会议并不只是要求这些超级富豪们拿些钱出来,而是想要帮助这些超级富豪们如何更好地进行“捐赠”。但是,如此巨大体量的钱势必会造成巨大的影响力。当时,美国正处于各项公共部门的支出预算逐年下滑的阶段,基金会的资金成为了各个部门争相争抢的资源,这些超级金主的权利也不断增加。

美国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们是自由民主的象征」,而08年的一项调查显示,美国收入排名后30%的人的意见,不会对政策产生任何影响。16年特朗普当上总统,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是这种集体意识的侧面体现。这样一来,美国的政客想要推动一项政策的改变,不需要再去游说选民,只需要讨好一个超级富豪即可。也有越来越多的美国政客在延续某个基金会的,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就是洛克菲勒家族一手培养起来的门生。

富豪利用慈善发动领域的战争,在美国愈演愈烈,渗透度可以再美国各个部门,甚至总统,来帮助他们构建他们想要的社会,例如增加社会的某项消费,扩大自己的利益,更方便的积累、垄断财富,除此之外,基金会给富豪带来的另一个好处是--免税。

所以,美国慈善业,是充满鲜花与质疑的,早在一个世纪以前,约翰·洛克菲勒基金会就被美国总检察长谴责为“使巨额财富传承下去的无限期计划,完全不符合公众利益”。

当然,仅仅把基金会形容成为达个人私欲来操控美国政策的幕后黑手,稍稍有些偏激,不可否认基金会对于美国社会还是有一些积极作用的。接下来,来看洛克菲勒基金会对世界农业格局的影响。

商业化农业的前奏--人口压力的倍增

“我们拥有世界50%的财富,但人口只占世界的6.3%,亚洲人民与我们之间的差距尤其显著。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不能作为被嫉妒和愤恨的目标。下一时期的目标是设计一种不危及我们国家安全的情况下,保持这种差距……在世界范围内干那些毫不利己、乐善好施的事情,这对我们来说太了。”

这是1948年冷战刚开始的时候,美国高层提出的,而这在数十年后,成为了美国践行的国策。到了70年代,石油和农业就成为了美国控制世界的主要手段,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曾说过:如果你控制了石油,那么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那么你就控制了所有人。古人常说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而一些非常有势力的私人小圈子,如洛克菲勒家族(美国标准石油创立者),通过令人生畏的欺骗手段同时得到鱼和熊掌。

1973年世界爆发粮食危机,1974年联合国在罗马召开会议商讨人口增长和突然的粮食供给变化、粮食价格的失控等相关问题。当时的国际社会,粮食价格、供给十分混乱,粮食以每年300%-400%的速度疯狂增长。美国这个世界的粮食供应国立刻趁机接管了农业国际市场,获利颇丰。

同年,美国政府的主要高层人员收到了一份文件《国家安全研究备忘录第200号》。这份报告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提出,基辛格起草的文件目的是为了将全球人口数量降到一定数量。

文件中指出,全球的矿产资源绝大多数集中在「不发达国家」手里,如果人口的快速增长妨碍了他们的经济增长,势必会造成局势的不稳定性,这可能会对矿产的持续供应造成伤害。美国政府的态度很明显,控制全球人口,尤其是「不发达」地区的人口,对于美国国家安全很重要。基辛格明确提出,美国要将粮食捐助作为「国家权力的工具」,接受援助的国家,要么进行「人体绝育」手术,要么挨饿。

绿色革命推动美国农业的国际化

绿色革命,发源于墨西哥,由洛克菲勒家族提出,其实质是以传输先进农业科学和技术,包含化肥和杂交种子,增加世界各国对美国的依赖。

二战结束后,国际社会趋于和平稳定,氮作为爆炸物的基本原料,逐渐呈现出供大于求的状态。洛克菲勒的标准石油公司在战争时期有着相当大的制氮能力,如何维持盈利,寻找新市场成为了他们的首要问题,而农业化学品成为了的解决方案。

化肥、除草剂、杀虫剂都是绿色革命的产物,这些东西都是洛克菲勒为了扩展自家产品线所研制。正如,一个分析家所言,绿色革命实质上是化学革命。此外,这些企业的另一个利益驱动因素是,绿色革命建立在杂交种子的基础之上。杂交种子的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繁殖能力弱。与天然的种子不同,后者的下一代与上一代的产量几乎无异,然而杂交种子的下一代的产量要差上很多,这种逐年递减的特性,就要求农民每年都要购买新的种子来获得高产。但谁又能保证这不是洛克菲勒基金会默许的呢,毕竟逐利才是商人的本质。

在国际社会急需粮食之时,美国提出「粮食换和平」计划,美国要求一些关键的发展中国家解除贸易壁垒、为美国的粮食打开大门的同时,宣扬「绿色革命」,支持发展中国家增加化肥、可获取水资源、优良种子等生产资源的投入,毫无疑问,是增加来自美国的化肥和优良种子。

然而绿色革命并不算是成功的,它在短时间内给人类社会提供了制造足够多粮食的能力,在1961-1985年期间,世界粮食作物的产量在杀虫剂、化肥、灌溉等现代科技的支持下整整翻了一倍,印度小麦的平均产量更是增加了4倍之多。然而,好景不长,粮食产量经过初期的大幅上涨之后开始不断下滑,甚至到后期增长直接陷入到了停滞阶段。但是绿色革命有一点是成功的,就是发展中国家的农资市场被美国开发并打开,而这正是商业化农业的开端。

总的来说,美国实力雄厚的基金会通过资助智库、研究所、大学等方式将自己的政治偏好潜移默化地渗透到这些群体内部,再由这些人向社会传达,进而达到间接洗脑的目的,农业化肥的诞生源于美国财阀对于扩展自己产品线的需求,其对于人类发展可以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地步,没有化肥的诞生,农业不可能支撑起70亿的人口,只是财阀对于自己产品的宣传以及其隐藏的野心是为人所不齿的。当然,绿色革命的余威远不止是化学农业、杂交种子,同时,绿色革命也为后面的转基因铺垫了道路,而其幕后的推手依然是这些财力雄厚的基金会。

主营产品:大蒜脱皮机、破瓣机、蒜泥机、洋葱去皮机